【张其中】拥有21个超级节点的EOS,背叛了区块链的去中心化理想?

作者介绍:张其中,中科院硕士,连续创业者,乐家app创始人,花猫快问联合创始人,链宝科技联合创始人,关注EOS公链生态发展,致力于基于EOS的DAPP应用实践与产品研究。

avatar

很多人都质疑EOS的DPOS共识机制和21个超级节点有中心化的嫌疑。伴随着EOS主网的上线,围绕谁来启动主网、启动哪一条链作为主网展开了明争暗斗,甚至出现了诸如EOS还未上线就将面临分叉危机的舆论恐慌。这些消息确实牵动着每一个EOS社区支持者的心。

首先为什么是21个节点,而不是更多,比如比特币有数万个节点。从技术上说,节点越多,会越加延长出块速度和交易确认的时间,这将大大降低公链的性能。所以比特币需要10分钟出一个区块,以太坊需要15秒的出块时间,这在大规模商业化场景中,是不现实的。你不可能执行一个合约,需要等待15秒才能执行下一个操作。而实际上,据不完全统计,比特币的算力的51%以上,是掌控在比特大陆及其关联公司手中的。如果比特大陆想要通过武力强行硬分叉或毁掉比特币网络,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。EOS虽然只有21个主节点,但是这21个主节点是平权的,同时还有49个备选节点作为候补。所以节点数多少并不能表征主链的安全性,而节点之间是否存在中心化的垄断,才是决定链的安全性的最重要考量。

其次我认为出现这么多不和谐的声音,不一定代表是坏事。越是争斗,越是表明竞争充分而激烈,而只有利益,才会驱使这些竞选节点放下斯文,投入到火热的竞争中。这一点是符合奥派经济学的逻辑的,一切的行为都是有目的的。如果这些节点彼此之间不明争暗斗,而是一团和气,才是真正的危险,因为出现这种情况意味着可能有以下原因(1)这意味着EOS这条公链不被看好,没有利益可图,不值得竞选节点如此剑拔弩张;(2)这些竞选节点之间很容易就结盟和达成共谋;(3)EOS生态出现寡头,其它竞争者在寡头面前不具备抗争能力,只能跟在大树底下好乘凉。充分的竞争,可以保证EOS各节点之间保持着某种囚徒困境,符合非零和博弈的假设,而这一点,是DPOS共识机制安全和良性发展的重要基础。关于这一点,在比特币的POW算法中也有充分的体现,矿工通过哈希算法竞争出块,保证了比特币网络的健壮发展。假如没有这种底层算法,整个网络很快将土崩瓦解,而这也正是共识算法的魅力所在。只不过DPOS和POW有着很多的不一样,POW作为一个稳健运行了9年的算法,已经充分的证明了自己,而DPOS作为一个新生的共识算法,虽然已经有了BTS和STEEM的探路,但还需要进一步接受市场检验以及被市场充分的接受。

avatar

最后,当我发现,虽然Blockone号称EOSIO软件发布后,并不由其启动主链,而交给社区决定,但Blockone公司持有1亿枚EOS并可以一票30投,我意识到,Blockone才是真正的寡头,理论上讲,Blockone可以通过投票来选出任何一个满意的主节点,以及踢出任何一个不合格的主节点。但是好在Blockone本身并不参与出块,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,Blockone更多的是承担了仲裁者一样的角色,说白了就跟NBA背后的老板一样。NBA的老板负责让NBA赛事传播的越来越广,同时也让NBA赛事精彩纷呈。利益使然,Blockone会扮演同样的角色,通过1亿枚EOS这只看不见的手,来保证整个EOS健康发展、生态欣欣向荣。但是我们应该清晰的是,21个主节点与Blockone公司之间,是既相互斗争又相互合作的,这是因为大家都持有EOS。在过去,只能通过谈判和阴谋阳谋,来达成这种统治。token的机制的出现,可以使得Blockone通过token和背后的共识算法及EOS宪法,来达到行使阳谋和社区自治的目的。

就算以上的分析逻辑自洽,有很多人依然认为EOS背离了区块链去中心化的初衷和精髓。关于这一点,我有过深入的思考和探讨。我认为一直以来,去中心化只是人类的一个乌托邦,某种程度上是密码朋克和极端奥派经济学支持者的理想国。自人类文明有明文记载以来,从来没有诞生过一个完全平权自治去中心化的大型社区。有利益的地方就有政治,而人类史上,历来都奉行的是精英政治,也即中心化治理,这一点是经过了数万年的历史检验。所以我们必须接受这个世界的不完美,以及承受这种平权理想与现实背离的失落,这也是个体政治成熟的一种表现。基于POW算法的比特币,看似践行了去中心化的终极理想,实质上却被比特大陆这样的矿霸所垄断。而采用DPOS算法的EOS,却实现了某种程度上的平权和弱中心化。弱中心化有很多的政治实例,典型的就是以美国为代表的三权分立和众议院、参议院制度。比特币的这种“去中心化”,基本可以等同于一党独大下的政治协商。政治理想从来都是浪漫而飘渺的,而政治实践从来都是现实而无趣的。

所以,我们只能期待EOS在这种弱中心化的治理下,各节点在Blockone的干预、出块节点间的博弈和EOS社区的共同参与下,形成一个能够快速达成有效共识的社区,不断的自我升级与升华,孵化出越来越多的成熟Dapp并打造基于EOS的下一代区块链生态的繁荣,就像美国在议会制统治下的精英政治实践中,健康而繁荣的发展了200多年,并创造了一系列的奇迹——虽然这当中遭遇了诸多挫折,而我认为EOS一样会遭遇诸多挫折而螺旋上升。同时,从自由市场的角度看,我认为很多缺乏充分竞争的社区,假如将时间跨度拉的足够长,有较大几率成为一个击鼓传花的游戏,最终都会失去其内在价值而归零。

来源:,文章为原文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圆方圆区块链学院立场。

1

扫一扫,分享到微信

猜你喜欢

文章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后发表评论

上一篇

IPFS如何挖矿?(一)

下一篇

IPFS家族(一)

微信公众号

微信公众号